祂也由你燃燒

因為我不過是個蝨子,和所有其餘的人一樣。

  我站在人群里看我哥。醉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我想,他是怎么出现在那里的,如同从大幅油画上揭下来的那一道人形,带着惊世骇俗的色调,突兀鲜亮得融不进平淡的底色里。Dean时常给我这种出格又安心的错觉,即使他的所作所为能害死我们——天呐,至少是能害死他,但我喜欢他的主意,在他的窃笑后面跟着扬起唇角。这显得像是不怀好意的、惹人厌烦的。但是我们从未打算做一双救世主。


  他是怎么来到这的呢。嘿,我想起来了,只有关于他的回忆是值得记住的,那些混乱里我找到了。我问他说要不要和我走。我歪着脑袋,我哥眨着眼睛看我,牙齿不安地咬着下嘴唇。我得承认那一刻我怕得心慌。他看我的眼神像是衡量世界与我哪个更重要一......

2022-09-17 3 22

【SD】付之一炬(NC-17)

*斯坦福时期,伪破镜重圆

*斯坦福米/脆弱丁

*部分逻辑不通顺

*字数1w+,一发完,NC-17,包含作者的一些下品醒脾,引起不适请结束阅读


他以巧妙的手法拧开门锁时已经是深夜,很好,他没看到父亲的痕迹。房间干净、清冷,简单的行李窝在沙发的一角,浑浊的月光吞噬了颤抖的枝叶,只留下大片肮脏的阴影,黏着在本就不洁净的木地板上。他放缓了脚步,吵醒这屋子可能有的任何人都是不明智的行为,他只需要放下找到的书放下就可以转身离去。是的,Sam是这么计划的,他的面容还带着抗拒而坚韧的拒绝,如同他离开家是头也不回的表情,嘴角崩得如同一道尺。或者是一把刀。


他物色了片地方。不那么明目张胆又让Dean......

2022-09-16 30

可是我的自卑胜过了一切爱我的。

2022-08-21 14

【兵祖兵】控制与反制

原著向but魔改


他摸着自己的脸,那滚烫的淤肿浮现在他完美而不可一世的脸上。那确切的存在了,伤,伤痕,有形的伤痕,像小虫啃咬后的红斑隆起,镜面一如既往的一尘不染,映着他抖动错愕不已的蓝色双瞳。那颗诡异转动的眼珠从左边转向右边,移动,在动荡的不安中他咬着牙关,放空的视线中他想到风尘仆仆的光景里浮现出的身影,磨蚀后的盾牌仍然锐利地泛着光。他感到恐惧,确切的,从那双带着阴冷色调的绿眼睛所透露出来,紧贴在他背后。

他焦虑地踱起步来,却走不出镜面所能照射到的范围,目光瞥出的那一角,紧紧的黏着在他脸上的那道伤痕。为什么他能——?或者说他本身就能。在某种程度的延续里,他承接了对方几乎所有......

2022-08-04 34

就別再回憶20/21的年的我了吧。現在我是22年的我。

2022-07-01 2 3

死亡与直抒胸臆孰难孰易?

那个圣诞节我发讯息给你,你说你在教室,我不知道你又和谁在一起,会和谁,鹿目圆,麻美学姐;又或是晓美焰。也许你们还有对付的时候。但是在你眼里,我知道我们没有分别。你看,我并不期待与你解释什么,只是你冰冷的手腕,我每次握上去都像回到了那些久远的烈火里。本是两种极端而失衡的温度,却在这里得到了媾和。我心不在焉地在你的身旁咀嚼着苹果,一如既往的甜,却不如我小时候和姐妹们共享的那一个,小小的苹果月牙,如同梦里才会出现的那种航船,翘起高耸的船头与船尾,永远不会翻倒似的。

圣诞节多冷啊,不是我喜欢的冬天,细雪笼罩在我的手背上,如同我握着你冰冷、了无生趣的手腕。魔法照耀着你的脸,还是那么光滑......

2022-06-26 3 65

【迷宫组】枯萎病

有参考黄碧云的《血卡门》

偏天堂克洛

 很久没更新。祝阅读愉快~


她只身前往西班牙学弗拉明戈的时候,还有着细白的欧洲面孔,紧绷的手臂上毛孔细得发亮,带着成熟又退避半分的少女气息。西条·克洛迪娜还像那个贵族小姐的模样,双腿交叠,拱起的腰背如同白崖海岸柔韧的弧线。很快她会变得更柔韧的。先变化的是她的皮肤,骨子里的血让她在自然的晒黑后仍透露着比大多数人还要白净的皮肤,在晴日里融化成粘稠的油脂。


来这里学舞的人很多。多半是些和她一样不管不顾的少女,眼眸透亮如同野猫,三三两两在马勒甲浓稠湿热的气息里露着令人眩目的大腿,她们在期许巨大棕榈树叶......

2022-06-10 8 86

【JE】野火花信笺

仿书信体JE,原作背景

格式有误,请随意看待和解读


伊丽莎白,你好。


今日晴,夜晚冰冷而干燥,如同我们一直祈祷的死亡。你是否近日还纠结执拗于此?还有你那些不详的预感,丽兹,你总是如此智慧,以至于难以迷失方向,但是过于理性与清醒并不会让你的生命多保持片刻的光阴,我们只需要保留必要的,别让冰封覆盖你如火的本心。


我听闻你的病症已是数日之后,最近邮差总是很怠慢。我的生活也并非一帆风顺,盯着泛白翘起的墙壁我会想,或许,双眼只是一个渠道,失去了这个。我们能拥有一条更加平缓流畅的歧路吗。终归是歧路,视线的残缺让五感更加灵敏,让我们能更好在命运...

2022-05-21 6 74

我恐惧穿裙子。

这只是一个表象化的描述。当我把它拆解开会发现,我讨厌裙子,讨厌短袖,讨厌那些一切有机会把我偏长躯干暴露在空气中的衣物。纵使我知道它们合身,穿上只会获得类似美丽的形容词作为评价。

我恐惧这些布料较少的衣物大概是从那个暑假开始的。就是高考完那个假期。我总是囿于和父母的争执中,终于在一次凶狠的争吵后我躺在床上,突然浑身一阵震悚的错觉。感到我的躯干在被看不到的眼睛注视着,那些目光像黏着的焦油,一滴又一滴地覆盖上来。恐惧渗入我的骨缝,我仓皇起身脱掉睡裙,把长袖长裤在炽烈的夏日裹到身上去。

这成了一种,恶习。不成规矩的规则。束缚着我。直到那之后又一年我迎来了崭新的夏日。也就是现在。我......

2022-05-07 43

他如此说。伸出双臂在空中画了一圈:牺牲自有它的魅惑力。而这诱惑来自牺牲之人所表现出的态度:置之度外。而这个“之”往常指代的是自己。我不确定他们,就是那些牺牲者们。是否真的通晓牺牲的真谛——可是,纵使为了心中满腔涌起的烈火,牺牲也是值当的。却是无效的。人们咀嚼有效的牺牲,从中获利因而称赞它,但当其割除的漫无目的,寥寥无闻,便不被重视,甚至是被误解和曲解了。因而,人们歌颂的并不是牺牲本身,或许常人都无法抵达的境界,当真有人做到时候,先思量对自己的利害,又因的对方的过于高尚,心生偏颇狭隘的妒忌来。他说着,卡壳了片刻,向我丢来求助似的眼神,我示意他我听懂了,这里的高尚仅仅指人们心中大多数的高尚。于是他...

2022-04-27 5 23

© 祂也由你燃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