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也由你燃燒

因為我不過是個蝨子,和所有其餘的人一樣。

占tag歉!

还是建了!是jacoliz的CP群

欢迎来玩

2022-04-24 23

诚然,我不该放任他一个人待在那里,特别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意识到了,并且以我所能想到最快的速度去寻找他,我该说什么呢,他的离去就和他造访我的生活一样那般无理和惊惶。他本就应该离去了!作为一个死人的情状,他应该在棺椁里躺下,在哀悼和丧乐中闭上他——闭上他自太古至永劫都闪烁的蓝色眼眸。而此刻,我对着敞开的窗户,看见最后一只钴蓝色的蝴蝶停在窗框上,轻微地一动,顺着风的方向消失在云端。就像最初我无意间释放的那只蝴蝶一般,或许这一切本就没发生——?书桌上的小说仍然摊开着,还是我,沉浸于书中的情节以致忘我,来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妄想?这一切我无从求证,只好坐下来。在此之前我只清楚一个事实,就是,他确实消失了...

2022-04-09 15

Tommy innit再度抬起头来,他看着远处昏暗的天光从橘黄过渡到冷调的紫蓝色,像紫罗兰边角晕染出的浅色裙边。他指尖揉按着烟草的滤嘴,那些烟渣嵌进他的齿缝之间。

他的舌尖勾着去舔,露出唇边明晃晃的虎牙。年轻的战士。我们这么称呼他。看来他并不局限于这个称呼,还是一个勇士,急切要证明自己的。披着月色和军服来到了那条漫长的停火线。这是圣诞节的熄火时刻,没有架在铁丝网边缘的班组机枪。Tommy曲了膝盖去碰那条无人区的篱笆,明艳火红的虞美人缠绕着他的膝头。他心里掂量的一下这些天的份量,二十支烟卷还有三块嚼烟,雪茄让他拿出去换东西了。下一次,下一次还有多久?战事越来越急迫了。...

2022-04-09 1 48

破則

Scott Favor/Eric Michael Packer,斜槓不表示左右

纯拉郎。。怕被骂就不打tag了呃。。各種設定肯定會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捏他,,反正,,誰在乎呢xx

btw,寫得好他嗎爽


他沒有改掉抽煙的毛病,似乎也不打算改。Scott把那些礙事的、與他生活看似有相交其實都是些流著涎水的哈巴狗從自己身旁驅逐、不過是盯著他那點巴掌裏無足輕重的東西打得頭破血流的蠢貨,呵,多缺乏尊嚴和體驗。他連曾經和他們都是不同的,指的是他最放蕩輕浮的時候,他把一切都做得漫不經心,舉手投足之間顯露著你即使拿槍頂著他腦門,他也能輕而易舉地解圍,或者反向丟出一套理論把你說服的氣質。他是輕...

2022-04-07 7

【mbti接龙活动】成为莫妮卡

大家好,我是黎。

此次MBTI同色组别故事接龙活动由星星艾特宿莽老师组织安排,将mbti人格按照同色分组进行故事接龙,规则如下:所有组别拿到同一句话为开头,自行协商顺序,并循环接龙。

本组为紫色组即NT组,参与的具体人格以及接龙棒数已在段落前标明。文末有彩蛋与致谢信息。

全文略长1.5w+,祝各位阅读愉快。


0 序章

他脸上横着一个掌印,很难说清那到底是谁打的,或许是推搡中那个高大的墨西哥裔男人抽了他一巴掌。


1 INTJ

“清醒了?”墨西哥裔男人觉得差不多了,挥手叫停其他人,靠墙点了根烟,对方的脸被遮挡在烟雾后面,看不清现在是什么表情,也不做声。...

2022-04-01 11 100

【V银】假想敌(Déjà Vu)

架空,听GA的歌听多了上头写的,BGM噶的歌随便选一首就好啦

没有逻辑捏,很俗气。。。不要骂不要骂


summary:亲爱的请你看清这邪恶的真相。将你卷入的涌动激情会夺走你的性命。


V紧握着方向盘,他的视线向四下散去,引擎的轰鸣和悬浮在空中的尘土一股脑钻进他的鼻腔和耳蜗里,他被灼热的日光晃了眼,腮帮紧咬着,有汗珠从他额前流下来。脚下时不时踩一脚油门,他的副驾驶原本应该是空无一人的,也的确如此。在几分钟前。银手把头扭转到另一侧去看向窗外,他指尖的烟燃了一半,烟雾随着风向后散。V隐隐约约觉得远处有猩红的瘴气,正以缓慢地弥漫速度流窜过来,如同现在充盈在他肺泡里令他微微呛咳的二手烟。

他...

2022-03-30 9 33

【V银】荒原Wasteland.

我来,,交党费,,看荒原狼的离谱产物,姑且算个pa。没什么预警,预警就是我真的写的很烂而且非常产品脑,有极少量的原创角色出现,不重要

有点长,1w➕。。ooc雷人狗血奇葩,只希望看完别吐了也别骂我,,,拜托,,很久没有用这样的写法写东西所以写的很稀烂,,,真的很抱歉,,,,,,请不要骂我拜托了


世界是一片荒原。你離群索居,成為解剖後的獸。


我初见银手是一段糟糕的经历。事实上,我并非那种执着于第一印象的人(比如我与杰克)。但是当我从二楼向下探出半个身子,瞅见在楼下和杰拉德阿姨交谈的强尼·银手,第一反应是他可不能做...

2022-03-22 10 87

她的手指紧紧拽着他的袖口,好像担心他听不完自己说话就要跑了似的。Beth的眼睛向上瞟,澄澈的眼睛里上浮动着莫斯科阴郁的天空,今天她的唇彩格外适合她。Borgov在心中给予中肯的评价,好心地停下来听听她准备说什么。他的后辈先言语一步扬起迷人的微笑,好像曾经皱着眉说让她感到惧怕的那个名字不属于他一样。

“你想知道——我是怎么打败你的吗?”她的声音轻快上扬,洋溢着属于年轻姑娘的活泼劲,这点实在让她的手下败将们对她讨厌不起来。Borgov也是其中之一,他试着从她紧抓不放的手指里解脱出来,可惜她的执拗劲让他选择了放弃,这姑娘顽固得可怕。于是他的头向下倾斜了一个幅度,表现出认真聆听的模样。

“我能在天...

2022-03-14 9

【JE】夜奔

他们,我指的是Jacob与Elizabeth,正站在火车的尽头等一场逃亡。现在他们轻松地漫步在这,Jacob躬起的脊背是紧绷的,好像他的骨骼都齐排列整齐,像餐盘里最上等的那些肋条排,等着淋上烧熟的烤肉汁被送进嘴里。他低着头,浅色的头发飘散在空气里,他指尖有泥土,不知道在哪蹭上的,双指间夹着烟。他时不时抽一口,散碎的烟灰飘荡在空气里,顺着风去的方向隐匿在看不见尽头的铁轨上,他还不像日后那般阴沉、伪善,只是带着迷茫和昏沉,他的脑袋在热浪滚滚里变得模糊,Elizabeth呢?他直起身体,皱巴巴的西装被他强行抚摸平整,他的新娘正穿着染了血的婚纱站在铁轨上,双臂伸展,踩高...

2022-03-12 10 98

死胎

我曲起手指摸索向她的腿间,那温热潮湿像安眠的温床,让我感觉就像回到了母亲的子宫。血一股一股的流,顺着我张开的五指,那点缱绻的温馨成了刺骨的恐惧,我说,Elizabeth,怎么了。她有了点反应,撩着裙摆的手磨蹭了一下,她干燥起皮的嘴唇被颤动不已的牙齿撕破,死了,她说,什么死了?是我还是她?Elizabeth最近总是谈论到死,不停地同我谈到死的颜色,我说可能是姜黄色,是猫头鹰羽翎的颜色;而她表示不赞同。死亡是白色才对。我想,这和她的盲眼也有关。但是现在我们应该都这么认为,死亡是红色的。


我的手还在血里泡着,像杀了一只活鱼一样尴尬地捏弄,终于我握到了它。我的灵魂被摄取,同我手掌上的血块一起置换...

2022-03-09 6 239

© 祂也由你燃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