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也由你燃燒

因為我不過是個蝨子,和所有其餘的人一樣。

【JE】去日難追

CP為Jacob/Elizabeth,斜槓有意義

一些對正劇裡二人的奇怪妄想,自行避雷。(寫的時候一直在聽打雷的歌,基調可能會比較沈重


哥哥,歡迎回來。

我聽聞這個稱呼,察覺到它過於久遠。久遠到我在記憶裡搜尋著,只得到滿地狼藉似的記憶碎片,而我置身其中翻箱倒櫃,卻一無所獲。母親的死訊像烏鴉沈重地盤旋在我的心頭,時不時淒厲的叫喊如同我內心的悲鳴。我看向Elizabeth,她已然十七歲,出落的高挑而美麗,紅髮梳理的整齊溫順,只有我知道她並不如表面上那般平靜,草紙包裹不住的火焰。多年相隔,她是否還像之前那樣親近自然?於是我擁抱了她。她的肩胛骨削瘦,在我的手掌下聳動著。她在我耳邊...

2022-02-21 7 76

占tag歉!just一个repo。


我大概可能是最晚的repo了,大嘘()搞同人这么久第一次认真写repo,那么就送给凛老师吧。

(以下所有感想代表且仅代表我个人看法,请勿乱解读w)


拿到周边的历程确实有些艰辛,不如说这样更能让人珍视这本“来之不易”的同人志。在lof默默关注凛老师的画作到拿到实物,这种从追随到实现的感受是什么都无法比拟的。

凛凛老师,我搞同人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完全和自己口味的画手,从构思到内容,从画风到色彩,都是那么出众。能买到老师的个人志,真的是一种理想照进现实的感受。

那么我们来谈谈这本个志本身。

从封面谈起吧。Mixed Messages...

2022-02-16 2 80

后来我时常想起毕业的那一天。那是没有什么实感的。好像我“惊天动地”的那三年高中生涯都凝聚在那一枚小小的、镌刻着校徽的金属章上消失了。什么都结束了。我和同学还在为着那一张毕业照嘻嘻哈哈的时候。什么都结束了。

我并不是个念旧的人。想起这些也没有所谓百感交集。要是评价我的高中生活,一个字,惨。两个字,好惨。三个字,太惨了。

每分每秒都在苦中作乐,钻空子,鬼鬼祟祟地做事。最后一节课从来不听,语文课专属补觉,数学课看闲书,英语课写手稿。我的高三过得混账又惨烈。惨烈是我患病的事实,混账就是我苦中作乐的证据。

最乐的事情就是吃。我到现在缅怀高中的一切都是因为吃。想到趁着晚自习的间隙冲出去买一碗七块钱的...

2022-02-13 2 31

流水不腐 户枢不蠹

一些锈湖不算同人的同人,只是我把一些名场面写下来了而已,加以一点个人的想象

是很分散的文段,以根源为主,基本上偏好的角色应该都有,有按照角色喜好程度分配权重

我随便写的,各位也随便看看


1.


James把玫瑰赠予她的掌心,又同她望过来的视线恰巧错开。他们早已不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却还表现得如同初出茅庐的青涩情人。或许他们的恋情就和那支方才采撷下的玫瑰那样,热烈而新鲜。正如那一种迅猛而难以触及的激情,玫瑰的阵阵异香,和它瑰丽的外表一样,和它坚硬的倒刺一样。于是Mary的鼻腔无缘无故涌出鲜血来,James体贴地从手帕把它们擦去,任由血水晕开在他洁白的帕子一角,...

2022-02-09 11 87

【Dreinnit】风暴

Despacito 的前传,Dreinnit的场合,CP向自行避雷


summary:品尝这风雨前的安息。


如果要谈论到相恋,疯狂到抛弃性命的狂热迷恋,他必然有资格言说。兴许Tommy在死前的三秒钟里,他会想念起他曾经遇见过的,深情又疏离的破损过往——他的吻与眷恋残留在他的躯体的角落,他对他的伤害残存在他无可弥合的心脏上,他手臂上那道丑陋虬结如疤痕的纹身,曾镌刻着他深爱的人的名讳——呵,深爱,多么恒久忍耐,多么经久不息。他的眼里有褐色与深绿交错的闪光,Tommy innit流下些许眼泪,或许那只是因为脖颈上窒息的痛感罢了。...


2022-02-08 13 80

猩红

wilto CP向,摸鱼


可能会包含一些令您不适的要素。请及时退出。


他看到他,后者正在角落里琢磨着他的什么生意。足尖在地上绕了个圈,继而他的腿部肌肉松弛下来,随意交叠在墙侧。他的蓝眼睛在灯光下透露出一种疏离的潮湿,如同云雾后飘荡出来的碎月。或者说是他的双眸隐没在他吐出的烟云后晦暗难辨。Wilbursoot,以他诗人的感性与天赋为他赐予月神的名讳,那个词汇,在他浓厚的英伦腔调里咬字变得黏着,好像要偷走他牙齿的牙仙那样。粘人又沉醉。

他从阴影里走出来,嘴巴上涂抹着在昏暗灯光下仍夺目的口红,一点点晕染在他上扬的,充满玩笑气息的嘴唇上。他伸手毫无顾忌地抹了一把,抿成一条线的红色蹭在他唇...

2022-02-08 6 93

【wilburinnit新年24h/20:00】向圣佩德罗湾去

严重违法背德注意,泥塑有,纯二次设与三次无关

狗血,有病,违法,没逻辑,请看好预警请勿出警

灵感来源是希区柯克的《后窗》,加利福尼亚日出的姊妹篇


他轻声说,我们转身去圣佩德罗湾吧。


他第一次抽烟是十五岁。

Tommy Innit半蹲在墙壁的角落里,从他爸爸兜里偷出来的烟,被掌心浸透的汗水的。他把滤嘴塞进嘴里,试了几次才用那颤巍巍的火苗点燃了。他弓着身子,背部柔软伸展地像猎豹的脊背,膝盖挤兑着,脚趾上下交叠碰撞在一起。他被呛得咳嗽,身体抖动,眼睛里激动得流出泪水。这是他的十五岁,没有亲热,没有热可可和肉桂红酒。樟脑丸和腐烂的木板味蹭在他裸露的四肢上,勉强...

2022-02-01 19 174

新年快乐各位。

感谢你们对我的支持。🥰

2022-02-01 3 10

最近锈湖上头哇家人们,准备和朋友一起搞锈湖pa的SBI联文什么的

2022-01-30 7 25

他终将逝去,在万众簇拥下,被数万,数十万支精锐的剑柄,刺穿他本狭窄,紧密,宽阔而血迹斑斑的胸膛。他背上刺青的纹路,和血液一起冲刷走他双手的余孽,没有前因,是否就可以没有后果。就没有坠在他黑色发尾的,浓重到洗不干净的血迹。在他亡故后,又有没有人会记得他的名讳。记得他落下足迹的片刻,背后滴落的冷汗。记得他,如同恶魔盘踞在月色上方,平静地成为一个传说,成为一个传奇。

2022-01-30 3 11

© 祂也由你燃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