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也由你燃燒

因為我不過是個蝨子,和所有其餘的人一樣。

后窗

是谁又在摸鱼啦该打

新年活动文的预热,一点点同居合睡两个人温存的日常,wilto cp向,当cb看也可以


他低垂着头颅,错杂的光线消融在隔绝外界的玻璃上,他透过窗看世界,如同一尾家养的鱼,如同井底仰望的蛙。现在窗帘隔绝了他目之所及的一切,Tommy看着那粗劣的编织手法,撇撇嘴躺下来,他的脑袋在枕头上蹭了蹭,看到坐在一旁的Wilbur,他抬起身体挪动过去,把头搁置在他膝盖上。下去,Tommy。Wilbur低声说。不,他一口回绝了,手在他的大腿面上乱抓了片刻。Wilbur的手垂搭下来,垂搭在他的后脖颈之上,他的手宽阔而有力,压迫着他的呼吸,他的五指并拢...

2022-01-30 6 53

Agnes.

很早之前的摸鱼随手发一下吧,很浓重的魔改倾向


TommyInnit再见到他时,他抱着一只小羊。小羊在他怀里安卧着,睁着矩形的黑色眼睛,眼轮间转动的那一阵,看了他一眼,叫他毛骨悚然。可那只是一只小羊。

他得承认他的模样确乎令自己作呕,那条白色的裙装在他身上穿着,就像布条缠绕在一个该死的囚徒身上,Tommy在心里骂道。他的存在就是玷污了那条纯洁的长裙。他不想看到他,包括听到他的声音那句Hi Tommy……羊从他臂弯里跃下,跑到他脚下撒了欢,那是一只纯白的山羊。Tommy试探着去看它,一只无害的小羊,对吗。那只山羊矩形的黑色眼珠同他对视一瞬间,他好像看到它笑了。

Tommy...

2022-01-26 5 100

Poplar St.

预警:cp包含wto+dto,洁癖慎看;内容包括部分可能会引起不适的描写,自行避雷


summary:一场万众瞩目的谋杀案。


他在等待咖啡的空档碾死了那只小虫,外壳连带破碎的脏器蹭在他指尖,成了一块剥落的黑斑,Wilbur对他充满敬意地微笑,那点笑容的弧度可以称得上没有,缺失,在他英俊的脸庞上划出一道裂痕,如同他面具斑驳的边角。Dream点点头,看着他转身离去,走回到他的,怎么说,导盲犬身边——他的模样温和,平静,蓝眼睛如同玻璃珠子,就像充盈着水汽和温度的酒精,杯口燃烧着火光,熄灭只在咫尺之间。Dream把指尖蹭在桌面上,仿佛那有着擦不干净的脏污,他已然嗅到鲜...

2022-01-25 12 156

【WT】Despacito.

试阅:


我第一次遇見他是在酒吧。暖黃的燈,嘈雜的人群,吵鬧不停的搖滾樂。他在臺上敲鼓,讓人離不開視線的,他有一雙透亮的藍眼睛,過於白爾發亮的皮膚,高挺的鼻樑与金燦的頭髮證實他可能不是个本地人,爾留著歐洲的血。他是這的鼓手,吵鬧,多嘴,頑劣又喜歡笑,他笑起來唇邊露出兩顆虎牙。圓潤地像曝露而出的珍珠。在亂糟糟的人裏,他們有人擁吻,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糾纏著滾進沙發裡,膏體口紅与亮粉眼影在昏暗的光線裡薰染得像死蝴蝶。我記得,它們死亡,讓我心動到惶然。他不抬頭,不聽,不説,不在乎,隻專心致志敲打他的架子鼓。那個時候我在期盼,我心急如焚到問調酒師能不能點一杯酒送給他,點什麼呢,他的頭髮太過惹眼,眼睛...

2022-01-23 15 74

林勃隨行

魔改舊lore,s3湯被殺掉去地獄那段

並不完全一樣,我只是追求一種感覺

繁體字介意自行尋找轉換器


你在哪。這個短句在Tommy的嗓子裏哽了一下才說出來。他跺了跺地面旋即坐下,在萬籟俱寂和涅而不緇的黑暗裏坐下。他去看著什麽都沒有的前方,世界是一片虛空,在他眼前劃開帷幕。他在回憶自己的死亡,伸手觸碰自己脖子上存在或不存在的裂口,如同虬結的荊棘空蕩而血腥。我在,我在這。Wilbur的聲音聽起來那麽近在咫尺,他的聲音遙遠而粗糙,就像指尖劃過毛玻璃的聲響。

Tommy試探地伸出手,一點的距離,他的手腕被冷不丁地捉住,這讓他驚叫了一聲。噓——Wilbur的聲調好像沒了汽油的打火機...

2022-01-22 2 43

我想写wto黄文啊但是我最近太累了好想歇逼…………

2022-01-20 10 9

800fo感谢

感谢各位对我的喜欢和关注。

不过我没有什么能感谢的形式,之前开点文都没几个人点()

点文在这条下面是开的,想点可以点。不想点的恭喜恭喜我也好xx谢谢大家!

2022-01-19 14 19

啊啊真不好意思很抱歉我是to右中心啊哈哈哈不是洁癖,介意可以取关我完全OK

2022-01-18 5 13

Grind Me Down.

插曲一则

见《加利福尼亚日出》


Wilbur摊开一本书,他身处亚利桑那州深处,裸露的红岩上怕过比他手臂还粗的蜥蜴,干燥而火热的温度顺着汽车萎缩的外壳直烫到前视镜上摇晃不定的滑稽玩偶。Tommy套上去的。燥热的风从敞开的车窗中穿堂而过,他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眼睛在灼热的日光下睁不开。他向转头过去看着后座上的Tommy。

后座上躺着Tommy,以及他半裸的躯体,他趴在后座上,上半身的t恤被扯下来扔到一边,裸露的皮肤上生着些许疤痕,有汗水顺着他的背留下来,在炎热的天气里亮晶晶的。他半眯着眼睛,脊背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盖在他脸上的旧杂志鲜亮的封面被风吹的哗哗响。Wilbur曾经调侃...

2022-01-17 9 89

厄舍府的新娘。

鬼新娘pa,是夹心,全文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先发这点吧

后续写完我会删这篇发完整的


我本意绝非如此。我站在桥上,向三分钟前刚结识——不,不,这根本算不上结识!向这位身着婚纱的男性死者,他的名讳是Tommy,向他说着这句话。但是很可惜他好像没有听懂。

可是,我本意却非如此。从这堆烂摊子我得出了一个道理,不要随意在密林中读书。我仅仅是在夜晚走入树林,手握着我反复翻看的《恶之花》,这本是绝佳的诵读地点,安静且与自然亲近,可是我方才读了一个句段,“我分明听见我的血在潺潺作响,涓涓而流/但摸遍全身,却偏偏找不到伤口......”,情难自禁,触碰了片刻一旁的树枝,骤然间狂风呼啸,发出凄厉的哀嚎,...

2022-01-12 4 103

© 祂也由你燃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