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也由你燃燒

因為我不過是個蝨子,和所有其餘的人一樣。

【兵祖兵】控制与反制

原著向but魔改

 

他摸着自己的脸,那滚烫的淤肿浮现在他完美而不可一世的脸上。那确切的存在了,伤,伤痕,有形的伤痕,像小虫啃咬后的红斑隆起,镜面一如既往的一尘不染,映着他抖动错愕不已的蓝色双瞳。那颗诡异转动的眼珠从左边转向右边,移动,在动荡的不安中他咬着牙关,放空的视线中他想到风尘仆仆的光景里浮现出的身影,磨蚀后的盾牌仍然锐利地泛着光。他感到恐惧,确切的,从那双带着阴冷色调的绿眼睛所透露出来,紧贴在他背后。

他焦虑地踱起步来,却走不出镜面所能照射到的范围,目光瞥出的那一角,紧紧的黏着在他脸上的那道伤痕。为什么他能——?或者说他本身就能。在某种程度的延续里,他承接了对方几乎所有宝贵的遗产,他的力量与形象,那样的完美而光辉,就像一种——代际的传递,就好像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是有血缘的。

Homelander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他停下来,又一次抬头看镜面,在这样诡谲的念头里他开始朦胧的回忆出Soldier Boy的脸,在不多的几次猛烈交锋中他没太能看清对方的样貌,只记得他眼尾琴弦一样勾勒出的细纹一路延伸到鬓角,这让他眯起眼睛的时候显得甚至有些温和,出拳的时候紧皱的眉头和掠过他耳边的疾风又强调他有多么的不容小觑。于是他们理所当然地对峙,还掺杂了那个一直惹人烦的butcher......他又想起那伤痕的来源了:Soldier Boy给了他一耳光,结结实实到他一时之间难以置信的巴掌。被对方抡圆了手臂扇过来,他记得他那时的表情,就像上位者教训不听话的下位者那样理所应当,冷酷无情。

这个念头令他微微呻吟起来。淤青微微发烫,他回忆起Soldier Boy有点难以置信的神色,在他接下他的重拳之时。在这些许的惊讶里他找到了点自我满足和认可。短暂停下了踱步,另一个他罕见地没有跑出来指手画脚。只是,他急切地呼吸起来,指尖微微打颤,肾上腺素伴随着那时的影像,扬起的烟尘,以及对方穿越尘灰在废墟里执著透亮的眼睛,那本应该更浑浊一点,更污秽不堪,却透露着明晰的鄙夷和轻蔑。


虽然我什么都没写但我知道发不出去()

去sy看喵,文名相同直接搜索就OK

 

 

 


评论
热度(3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祂也由你燃燒 | Powered by LOFTER